友妻,我错了吗

不久,由于生意上的原因,资金周转一下成了我心头重负,且不论与赵姐这

段该有该无,正确还是错误的感情如何的折磨着我,而现在这雪上加霜的麻烦更

使我深陷入困境,不能自拔,我第一次感觉到那么的无助。

带着无限的迷惘,我踏上了省外的旅途,不为別的,是找一个朋友,一个还

欠着我三十多万已经两年多仍沒还的朋友。由于从小关系不错,一直不好开口向

他要,但这次,我不得不与他摊牌了。

去之前,我挂了很多次电话给他,可总被他敷衍拖延。无奈之下,我沒有通

知他,直接坐飞机到了他所在的城市。下了飞机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也不

管他有沒有睡觉,立刻给他挂了电话,告诉他我在机场了,听得出他的惊讶,但

毕竟也是在商场上混打了几年的老江湖,他立刻又约我在某个地方见面,并马上

把钱给我。

我刚要答应,一个念头闪过了我的大脑,我想起很多债主被约到一个陌生地

方杀掉,想到这儿,我立刻叫他把钱送到我住的酒店来,见我态度坚决,他最终

还是同意了。

接下来,大家也可以猜到,我像个白痴一样,在酒店足足等了三个小时,在

酒店狭小的房间里,我已经极度的愤怒了,我甚至在想,钱无所谓收了,等他来

了,我就宰了他!这种想法不断的在我脑海里边升级,甚至产生了幻觉,我迷失

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门铃终于响了,我关了灯,一个箭步冲到门后,突然拉

开门,看到他站在门外的身影,便使足了劲一拳重击在他的腹间,即时令他哼也

沒哼便晕倒过去,我把他拖进房间,关上门,准备先好好的教训他一顿,再谈还

钱的事情。

可开灯一看,我真的崩溃了,来的人不是他,而是他的妻子--斐娟!

「这个王八蛋果然不会还钱,想叫妻子来应付一下我。」我心想着,更想把

他整个人撕碎。我凑近检查一下斐娟的伤势,还有气,应该沒有什么大碍,只是

暂时晕过去,毕竟是她老公的错,她也是无辜的,我意识到自己犯了个严重的错

误,不由得瘫坐在地上。

我看着斐娟,她沒有化妆,但可以看出她的皮肤很好,很白,虽然倒在了地

上,但起伏的胸部还是看得出她的围度不小,毕竟才二十九岁的女人,结了婚,

身材还是很不错。

其实我跟她还算有些熟悉,她和我朋友从认识到结婚,我都和他们在一起,

直到他们一年前搬到这个城市,才很少往来。但过去的时光还是令人回味的。可

惜这一年半的分手,我却是来逼债的,想到这儿,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忽然间,我注意到斐娟身上穿着一件名贵的服装,这让我联想到她丈夫这几

年一直苦诉着他们生活艰难,可这女人身上却穿着万元的名牌,一股无明之火烧

上我的心头!

「妈的!老子叫你穿名牌!」

「嘶…」我憎恨的用力一扯,那件看来昂贵的粉蓝色外衣就应声而开,破损

的衣服下,露出里面浅白色的乳罩,一看也不是便宜货!

「肏你妈的!里面全他妈的也是名牌!我叫你穿!」仍然在愤怒中的我完全

沒有注意到,此时的斐娟那沒有多馀脂肪的肩膀和近半边身体已经是暴露在空气

中了,我只顾勐力一扯,将那一千多元的乳罩拉断。

我沈浸在破坏这些名牌东西带来的快乐中,撕红眼的我突然觉得眼前有浅色

的东西一晃,定眼一看,是一对丰圆迷人的乳房坚挺的弹跳在我面前,原本被衣

服和内衣包裹下的雪白的肌肤完全暴露出来了。

我被这意料外的情景惊呆了,我是在做什么我是来收钱的,怎么能……

我顿时意识到自己又犯了个天大的错,但第一次看到斐娟的乳房的我,却又

忍不住盯着那翘立的两颗粉红色乳头,那是点缀着傲然挺立犹如羊脂白玉般剔透

的一对乳房上的亮点!我羡慕这个欠钱的傢伙竟可以天天拥有这么美丽的奶子,

那细小的乳头仍是浅浅的粉红色,娇嫩得令我裤裆中的肉棒瞬间胀硬起来,就快

要撑穿我的裤子。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所知道的只是自己实在忍不住了,连一刻也忍不到了,

「嘶……嘶……」一番野蛮的动作,那些碍手碍脚的长裤和半透明内裤皆被我撕

成了布条,碎布中,一丛鬈鬈曲曲,乌黑而浓密的阴毛随之涌现,毛茸茸黑色地

带下面的峡谷中那含苞欲放的一道优美弧缐似乎闪烁着那一点嫣红。

我也立刻脱下自己的裤子,握着己渗出一丝晶亮的液体的阴茎,勐力将肿胀

得紫红的龟头重重直捣向那道半遮半掩两片肉中。

可昏迷中的斐娟下面却如此紧窄,像是重门深锁般寸步难进,但这阻止不了

我的前进,反而引得我慾火又再熊熊而起,于是,我吐出一口唾液抹在龟头上,

作为润滑剂,拉着那在碎烂布絮中露出圆浑得如同两个大球的雪白丰臀,令她的

整个阴户完全袒露在我的龟头前方。薄薄的阴唇带着一抹粉红,当中隐隐藏着一

丝淡黄的秽渍,还散出缕缕不是很重的酸味。

在唾液润滑的作用下,龟头缓慢的顶着阴唇埋入了三分,她体内的温度顺着

我的龟头立刻席捲了我全身,直冲我的大脑,让我兴奋之馀还感受着阴道里每一

圈内壁的湿热,我试着抽送着,感觉我的唾液已经被另一种黏液所替代,换来的

是更顺滑的进出感,看来斐娟虽然被我拳头揍得半昏不死,但她的身体却在她不

知情的情况下起了反应。

是时候用力了,「噗吱」一声,我将整根阴茎插入阴道最深处,直至龟头抵

触到软软的子宫口。越往深处,越有一份阻力在抗拒着我的推进,不过越是有阻

力,便越是激发我的兽性,我双手大力的抓实着斐娟的腰部,藉着腰下盡蛮力,

勐插着这个神秘地带。

「呃……」一直像死尸般任我摆佈的斐娟终于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醒了,发

出一声惨嚎声。

「啊!呀……好痛呀……」渐渐清醒的斐娟似乎还沒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肉棒也并未因此停下,但陷进她体内那种好窄、好紧、好有压迫力的快感另

我想洩想得要命,不能让她的甦醒影响我这最后的冲刺,我越来越快的抽插她,

只见阴唇被龟头带动得翻出翻进,「啪!啪!啪……」双方阴部的撞击声也持续

而有节奏得的响着。

「你!你幹什么!快停,停下!」斐娟忽然在喘息中大叫了起来,看来她

已经完全恢復了神智,可发狂了的我只知道更野蛮的冲刺着,根本不理会斐娟如

何地惨叫、嚎哭。

女人这无助的痛苦虽然悦耳,但这毕竟是酒店,唯恐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于

是我只好将已经撕碎的内裤布条塞在她的嘴里,然后继续的抽送着我那根已经裹

了一身白色淫水的肉棒。

斐娟的双乳在剧烈的运动下撞得荡来荡去,好想用手把玩这双雪白的乳房,

但我的手不得不紧紧压住她的双手,由于用力过大,斐娟的手腕处已经变得一片

瘀红,可能很痛得缘故,这时斐娟眼里流出了今晚第一行泪水,但她很快又闭上

眼,我感觉到她的阴道突然开始急速收缩吸吮我的阴茎,原本反抗的手也似乎停

止了挣扎。

子宫腔深处一收一紧地夹住我的龟头敏感的稜沟处,让我再也忍受不了精子

的活跃,我欲要抽出时,斐娟低声呻吟:「別,別出来……」话沒有说完,我全

身阵阵颤抖后,热烫的白色浓浆肆无忌惮的喷在斐娟的卵巢里,无数的精子全部

注入了她的体内。

我犹如抽了架子的皮囊瘫软在斐娟的身上,身下的她也未从快感的馀韵中恢

復过来,我们就这么躺在地毯上,身体虽然沒有了力气,但我的内心却波涛汹涌

着,今晚发生了我从来沒有想过的事情,是犯罪还是他们夫妻应有的报应

我该怎么办刚才疯狂的举动,令我觉得那还是我吗我希望自己在做梦。

我慢慢起身,抽出已经软下的肉条,顺手从床头柜上扯了几张卫生纸,擦拭着阴

茎上残留的混合物,我低着头,悄悄地看看她怎么样了,只看到那条刚被我抽插

了无数次的小穴口开始向外流出白白的浓浆,那是我们的爱液混合体。

斐娟的手伸向床上找寻着能遮掩身体的东西,最后拉了一床毛毯裹住身体才

起身进了卫生间,整个过程她沒有抬头看我,我也不敢面对她,只是呆站在电视

机旁弄着我的下面。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忽然想下楼买包烟,于是也沒有等她出来,我穿

了衣服,开门准备下楼,客房的过道上,我看到有个人靠在墙边吸着烟,这人我

再熟悉不过了,那就是斐娟的丈夫。

见我出来,眼光对视的一剎那,我和他都惊了一下,我注意到他脸上有着说

不出的复杂表情,他看了看我,又低下了头,抽起了闷烟,我这一刻恨不得地上

有个大洞能立刻钻进去,慌忙中我忽然沒有经过大脑就冒出一句:「我明天一早

就回去了,钱以后我再来取吧。」

也沒有注意他是否回答我什么,我就匆忙的进了电梯,也不知道去哪里,我

就站到酒店门外的一棵树下,陌生城市的夜,并不能让我平静,我也不知道该不

该上楼,就这么站着,直到半个小时左右,我看到他搀扶着斐娟离开了酒店,上

了停在门口的一辆奔驰车,疾驰而去。

【完】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